余智:中美矛盾是文明冲突吗?

余智:中美矛盾是文明冲突吗?
余智:当时中美敌对的实质是经济与政治的意识形态抵触,以文明抵触来界定当时的中美敌对是彻底过错的。 近来,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务院(交际部)方针规划室主任斯金纳女士在一个论坛上说到 余智:当时中美敌对的实质是经济与政治的意识形态抵触,以“文明抵触”来界定当时的中美敌对是彻底过错的。近来,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务院(交际部)方针规划室主任斯金纳女士在一个论坛上说到:美国国务院正在拟定根据“文明抵触”认知的对华交际战略,将中美当时敌对界定为两种不同文明之间的抵触,以此拟定对华全面应对战略。她还提出一个愈加惊人的观念:美中敌对不同于最初的美苏敌对,因为美苏敌对是“高加索人”(西方人)之间的内部敌对,而美中敌对则是“高加索人”(西方人)与“非高加索人”(我国人)的敌对。这一讲话引起了言论的轩然大波,引起了中美各界许多人士的剧烈批判。笔者以为:以“文明抵触”来界定当时的中美敌对是彻底过错的,当时中美敌对的实质是经济与政治的意识形态抵触而非“文明抵触”;中华文明与我国官方意识形态既有共同之处,也有重要差异,不能同等;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存在差异,但没有底子抵触,能够相互交融;中美当时敌对与美苏当年敌对虽然在体现形式上很不相同,但实质上有相似性,都归于意识形态敌对而非文明或种族抵触;中美两边均应警觉与敌对将中美敌对上升到“文明抵触”来加以烘托,防止其为两国狭窄民族主义者与我国反变革力气所使用,激起两国之间的民族敌对,阻止我国前进、中美关系与国际和平。下文首要界定并区别“文明”与“意识形态”这两个根本概念,然后顺次、具体论述上述观念。一、区别文明与意识形态的概念文明,是特定人群经过前史沉积的国际观、人文精神、发明创造、次序风俗的总和,是使人类脱离粗野状况的思维观念、社会行为的调集,包含语言文字、宗教信仰、社会文明观念、经济政治次序等各个方面。文明与特定区域与人群密切相关。当今国际首要文明包含西方文明(以基督教为根底的欧美文明)、中东文明(以伊斯兰教为根底的阿拉伯文明)、东方文明(首要包含以释教为根底的印度文明,以及以儒、释、道教等为根底的我国文明)、非洲文明等。当然,这些仅仅大致的区别,不十分准确,例如,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如印尼等)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口占主体,许多国家(包含我国)都有多种宗教并存。但这些不阻碍上述大致区别。“文明抵触”这个词是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在1996年出书的《文明的抵触与国际次序的重建》的作品中提出来的。他以为:暗斗完毕后,国际格式的决定因素体现为八大文明,即中华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东正教文明、拉美文明与非洲文明;国际各国抵触的根本本源,不再是意识形态差异,而是根据文明与宗教的方面的“文明的抵触”。这一观念与概念提出后,在社会各界引起广泛争辩和争议。在“9•11”恐怖袭击发生后,这一概念被广泛应用于解说西方基督教文明与中东伊斯兰文明之间的抵触。斯金纳此次则将这一概念,将中美当时的敌对界定为西方文明与中华文明的抵触。而“意识形态”则是比“文明”规模要窄得多的概念,首要是指对民众对事物的了解、认知、思维、价值观等的总和,特别是指对经济、社会体系的认知与挑选。最近150-200年以来的近现代社会,影响力较大的意识形态首要是两个:一是现代西方社会以经济市场化(以工业私有化为根基)与政治民主化(以自在、民主、法治为首要诉求)为根底的经济与政治建议,能够简称为“自在主义”(经济自在与政治自在);二是起源于西方社会的“马列主义”,以经济方案化(以工业公有制为根基)与政治专政化(以部分阶层对另一部分阶层实施专政为首要诉求)为根底的经济与政治建议。别的还有一些介于两者之间(如社会资本主义、福利资本主义等)或与两者都十分不同(如法西斯主义)的其它意识形态,但其影响力都不及以上两者。应该阐明的是,这两种首要意识形态都起源于西方欧美国家。其间前者在西方是干流,在思维根底上坚持了西方的基督教传统:工业私有与自在、民主、法治的政治理念,均发端于“天赋人权”即人权为天主赋予、不行掠夺的基督教理念。而后者在西方是支流,在思维根底上则背离了西方的基督教传统,以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为理论与思维根据,能够说是对西方干流意识形态的“背叛”。后者一度在部分西方国家(前苏联与东欧)与许多东方国家(我国、朝鲜、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占有干流位置。理论与学术界一般依然以“西方意识形态”与“东方意识形态”来对其进行命名与区别,以反映其影响的地域规模。但这两种意识形态与西方文明、东方文明是两个彻底不同的概念,不该混杂。这两种意识形态的敌对与奋斗,是20世纪国际敌对的重要焦点,以美苏两大阵营的暗斗为代表,以苏联崩溃、东欧剧变、美国与西方赢得成功为结局。如前所述,亨廷顿则以为,暗斗完毕后,国际敌对与抵触的重心将从两大意识形态的抵触转变为不同文明的抵触。二、现阶段中美敌对的实质依然是经济与政治的意识形态抵触当时中美敌对的一个体现,是两边在经贸体系方面的敌对,其实质是两边经济意识形态的抵触。这一敌对的中心,是美方以为我国以政府为主导的经济开展形式,包含政府扶持出口的出口导向战略、扶持国有企业的做大做强战略、扶持特定职业开展的工业开展战略等,对美国企业的开展形成了竞赛要挟。在美方看来,这些开展战略从实质含义上说,带有稠密的传统方案经济(以政府为主导)颜色,是我国从传统方案经济体系转向现代市场经济的经济体系变革不行彻底的体现。这些战略与美方建议的自在市场经济开展形式,包含自在贸易战略、民企为根底战略、市场化工业开展战略,形成了敌对。因此,两边在这一范畴的敌对,从实质上看反映了中美两边原有的经济意识形态的敌对。这一经济意识形态的敌对,在曩昔30多年我国以市场化变革为主导的变革进程中没有凸显出来;但在近年来,跟着我国经济体量的增大,以及美方以为的我国市场化变革进程的放缓甚至部分回退(如做大做强国企、国企决议方案由董事会转向党委会、私企建立党委、工业扶持增强等),而逐渐凸显并加重。但跟着外部压力的添加与中美贸易谈判的推动,我国在部分范畴对美有所让步(如许诺减缩出口扶持与工业补助、遵从国企竞赛中性等),两边经济意识形态上的敌对有望得到必定程度的缓解。当时中美敌对的另一个体现,则是两边在政治与交际范畴的敌对,其实质是两边政治意识形态的抵触。在我国变革开放之前的30年中,中美两边的政治意识形态是彻底敌对的,也便是前文所说的马列主义与自在主义的敌对。变革开放后,我国开端逐渐淡化阶层奋斗与专政学说,放宽政治管控,加大民众政治自在度,淡化意识形态纷争(如邓小平着重的摒弃“姓社姓资”的争辩),与西方的敌对从总体上来说逐渐平缓。但在美国看来,近年来我国开端对内强化政治集权与管控,从头着重意识形态奋斗;对外则大力宣扬我国形式/路途/才智/方案,并经过推广“一带一路”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国际方案与理念,扩张国际影响力。这就导致美方以为中方与其抢夺经济开展形式、政治意识形态甚至实践掌控力的国际领导权,并从而采纳各种办法对我国进行全方位遏止,包含两边出资、知识产权、战略工业、台湾、南海、军事、交际、国际关系等各个范畴。近期内,中方做出严重政治方向调整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中美两边在这方面的敌对得到缓解的可能性也不大。不少学者以为,中美经贸抵触甚至政治抵触,与两边在经济与政治意识形态方面的抵触无关,而是因为我国经济开展与随之而来的政治、军事、交际影响力的增强,导致美国的霸主位置遭到应战,因此导致美国对我国的全方位镇压,也便是传统守成大国与新式兴起大国的敌对,即“修昔底德圈套”。对此,自己的观念是:我国实力的增强,仅仅导致中美两边敌对加重的原因,而不是敌对的本源;不然,难以解说为什么在中美产生敌对时,欧洲、日本、澳洲、加拿大等发达国家挑选与美国站在一边——其原因就在于它们与美国遵从相同的经济与政治意识形态和体系;而它们并没有什么霸主位置可供我国应战,我国的经济总量也现已超过了它们。简而言之,我国与美国的经贸甚至政治抵触,代表了我国与整个西方国际在经济与政治意识形态和体系上的抵触;我国实力的增强,仅仅加重这一抵触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